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淇水汤汤

2018-09-15 09:56:01

太行山的风,漫过山岭和原野来到淇河畔。初冬,这里的一切都显得苍黄而旷古。

淇河在这里打了个大呵欠,把河床蹬得很宽很大,河水变成了许多条涓涓溪流;溪流绕过石渚、滩涂,冲开灌木丛的拦截,弯缓自在地向南走去;流水走走停停,形成许多水泊和汀沚;浅泊里的水住得烦了,相约轰然离去,便有了激流和飞湍。

两岸杨林的叶子已经落尽,赤条条地聚在一起,像要扎堆取暖。一丛丛蒹葭,醉汉一般,随风摇晃着花白蓬乱的头发。刺棘、酸枣、水柳,杂木交颈,被水流冲涮着,坦然享受着根浴;弱枝上几片不愿离去的细碎的黄叶,在寒风里瑟瑟抖动。

细听,原野的风语,和着浅吟低唱的淇水,汩汩,汤汤,似乎是渺渺的遥远古音……

湿地,“诗”地也。

孔子对淇水有着特殊的感情,否则,一部《诗经》三百篇,三十九篇出自卫国和淇水。

自我徂尔,三岁食贫。淇水汤汤,渐车帷裳。女也不爽,土贰其行。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……

孔子生于鲁国,十五志于学,二十岁当了鲁昭公的仓库保管员,三十岁成名收徒,齐景公访鲁会见孔子,讨论秦穆公强盛之事,欲委以重任,被鲁昭公挡驾。鲁昭公拜他为大司寇,摄相事,卓有成效。期间,在鲁国从政二十五年里起起伏伏。后来,他志在削弱“三桓”,做强鲁国中,得罪了“三公”,不得不带着弟子出走卫国。

那年,孔子五十五岁。卫灵公热情接待了他,给予不菲的俸禄。孔子就在淇水岸边,筑舍收徒,讲经布道。沿着淇河游走于卫地,访箕子于朝歌故城,拜文王于羑里遗址,推演、验证《周易》,大量采集民歌民风。

卫灵公夫人南子,美艳动于天下。在宋国当公主时曾与公子朝私通,迫于卫国的强大,嫁给大她三十多岁的卫灵公,又与卫灵公的孙子弥子瑕暗度陈仓。还多次借故回国与公子朝幽会。卫灵公对南子所为视而不见,还为南子另建宫殿供其享乐。一次,卫灵公与南子、弥子瑕同乐,弥子瑕把吃剩下的桃子,塞到卫灵公的嘴里,卫灵公不仅不恼,反而搂着南子笑说,看,咱这孙子多么爱我呀!

因而“食桃”,被后人引为共御美人的酸词!

南子听说孔子到了卫国,十分高兴。南子不仅欣赏孔子的学识,更欣赏他的长相:身长九尺,相貌堂堂,谈吐睿智风雅。

美人爱君子,那是的火花!

南子召见孔子。孔子心里很激动、很矛盾、很后怕。他早听说南子不仅“美而淫”,且爱弄权。但他又不能不见南子,便硬着头皮去了。

南子的美貌让孔子炫目。粉红的轻纱罩不住玉臂,半露的酥胸上,搭着耀眼的环佩,眉黛目朗,乌云纷披。一声“先生好”如百灵在梁,余音袅袅。孔子哪敢抬头,只有俯首答问……

南子几次邀孔子共赏淇卫风月,探讨雅乐颂韵;问礼、问经、问德、问政,孔子莫不欣欣然作答。

子路不满:老师,南子名声不好,你不该见她。子曰:予所否者,天厌之,天厌之!

让人一听,孔子这话说得太玄!

卫灵公当然也很是不满,慢慢疏远了孔子。孔子抱怨道,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!遂带领诸弟子离开卫国。然而,命运不济,宋、蔡、陈、楚、叶……遍走多国,居无定所,有国难归。

是淇河淳朴民风吸引着他,还是卫灵公的宽厚使他有安全感,抑或是南子对他的爱见?十三年里他几次离卫周游,每次穷途末路时,仍是回到卫国。

孔子六十八岁时,弟子冉求帅鲁军破齐,从卫国迎孔子回鲁,孔子恋恋不舍地离开卫国。还鲁后,孔子有心出仕,被学生们劝退。遂潜下心来,编《五经》、修《春秋》、注《周易》,成为千古一人。

没有孔子十三年的淇、卫情结,断无三十九篇诗经从淇水流出。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

这首诗与淇水的风貌、故人多么的契合,虽注为《秦风》,我猜,是孔子为避开弟子们的追问故意把“卫风”注作“秦风”的吧!

河水湛蓝碧透,两岸芳草萋萋,白鹭成群戏水。

一驾华辇驶出朝歌,来到淇水。侍女们簇拥着一个美人从辇舆上下来。美人来到水边,拨开蒹葭,找块卵石,架起竹竿。美人说,本姑娘读书读得好生厌烦,今天来此淇水一定要钓出一尾双背脊鱼来!

姑娘边钓边吟起《竹竿》诗来:

籊籊竹竿,以钓于淇。岂不尔思?远莫致之。泉源在左,淇水在右。女子有行,远兄弟父母。淇水在右,泉源在左。巧笑之瑳,佩玉之傩。 淇水滺滺,桧楫松舟。驾言出游,以写我忧。

美人正是卫宣公的女儿姬采儿。姬采儿年方二八,琴棋书画无所不能,尤善诗赋、弓马,才名早播于天下。诸侯王公来朝歌攀亲者,已应接不暇。

其实姬采儿已有自己的主张,许国弱小,许穆公也文弱怕事,且离卫国较远,其他诸侯公子均无所长。只有齐国公子小白,帅而有为,且离卫较近,一旦强虏犯卫,也好互相照应。然而父已故去,伯父当国。卫惠公得了许国的好处,执意要把侄女采儿嫁到许国。姬采儿好不惆怅,奈何奈何!

姬采儿嫁到许国,成了许穆夫人。但对淇水的一草一木,仍耽耽于心。一首《泉水》表达了深深的思乡恋土之情:

毖彼泉水, 亦流于淇。

有怀于卫,靡日不思。

娈彼诸姬,聊与之谋……

时许穆夫人的哥哥卫懿公治国。这家伙不理朝政,一心耽玩。一日,媚上者告曰,有“仙鹤栖于南山之壁”,遂往观之,甚喜。并在宫中大肆养鹤,与仙鹤同食、同栖、同行,封仙鹤为大将军,还在全国开征“鹤捐”!

许穆夫人多次来信,劝哥哥切莫玩物丧志,卫懿公均哪里肯听,仍我行我素。

北狄听说卫懿公如此做派,遂长驱直入,过济河、卫河而淇水,占了朝歌,杀了卫懿公。卫国百姓纷纷南逃至漕邑。

许穆夫人闻讯即恳请许穆公驰援,穆公非但不援,而且阻挠夫人回国救卫。许穆夫人斥责丈夫忘恩无为,遂召卫国嫁来诸姐妹,飞马赶到漕邑,召集卫国旧部四千余人,立即组织复国抗敌。而许穆公却派人追赶夫人至漕邑,斥其行为是以石击卵。许穆夫人以诗《载驰》作答,表述了抗敌到底决心和信心:

……

既不我嘉,不能旋反;

视尔不臧,我思不远。

既不我嘉,不能旋济;

视尔不臧,我思不闷……

时小白已为齐桓公,他深为许穆夫人的爱国大义所感动,且心仪姬采儿已久,相约宋国一起出兵,并派儿子无亏,率大军相助伐狄。这时,许国也不得不派兵相助了。在齐、宋、许等国和许穆夫人共同努力下,打败了北狄。又从齐国迎回公子毁,在楚丘重建国都。

许穆夫人遥望齐国,向当年的公子小白深深鞠了一躬。

自此,卫国又延续了四百多年的社稷江山。

Ps:

并非采儿爱红装,是诗书几欲狂。

国难当头敢赴死,淇水悠悠我家乡!

单片离合器
猎豹全车配件图片
伸马托斯卡纳图片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